李宋小型試驗豬

首 頁基礎資料遺傳背景

基礎資料

遺傳背景

李宋豬於1980年開始育種,含75%蘭嶼小耳豬與25%藍瑞斯豬血統。1980年起以閉鎖式族群飼養,經歷37年近親選育,經全同胞或半同胞近親配種選育,因此是為近親品系。李宋豬粒線體DNA全長序列與蘭嶼豬粒線體DNA第I型一致(accession no. EF375877)。在細胞核DNA分析方面,為了解李宋豬與蘭嶼豬及蘭嶼豬衍生豬種間的遺傳特徵間的差異,以臺灣現有14個品種(系)豬群(共352頭個體)進行遺傳分化程度研究,計算Cavalli-Sforza chord遺傳距離及FST族群分化值。各族群遺傳距離介於0.238–0.814,與李宋豬族群遺傳距離最近的族群為臺灣大學蘭嶼豬(0.378),最遠的族群則為桃園豬(0.754);FST族群分化值值介於0.142–0.568,與李宋豬族群最近之FST值亦為臺灣大學蘭嶼豬(0.263),最遠族群則為盤克夏(0.529)。藉由上述Cavalli-Sforza chord遺傳距離架構之Neighbor-Joining親緣關係樹。顯示,所有族群分成3個主要的遺傳類群(cluster)。Cluster I包含歐洲豬種以及畜試一號黑豬,Cluster II包含亞洲豬種梅山豬、本地豬種桃園豬以及高畜黑豬,Cluster III包含蘭嶼豬以及其相關衍生豬種。3個主要的cluster之靴帶式支持度(bootstrap value)均大於95%,顯示此3個cluster間有高度之遺傳分化。李宋豬族群位於Cluster III,與臺灣大學蘭嶼豬最近,與臺東場蘭嶼豬遺傳距離較遠,並與蘭嶼豬衍生豬種遺傳距離相近。結果亦顯示李宋豬族群與臺灣大學及臺東場蘭嶼豬已有遺傳分化,換言之,在臺大育種而成之李宋豬族群以現今分子遺傳檢測技術上,已能與蘭嶼豬進行區分。

  上圖使用19 組微衛星標記對於臺灣14個隔離飼養保種豬品種(系)族群間Cavalli-Sforza Edward chord遺傳距離架構之Neighbor-Joining親緣關係樹。各豬種依序如下,Lanyu(TAPS):臺東種畜繁殖場蘭嶼豬保種品系;Spotty Lanyu:畜試花斑豬;Binlang Lanyu:賓朗豬;Mitsai Lanyu:畜試迷彩豬;Lanyu(NTU):臺大蘭嶼豬保種品系;Lee-Sung:李宋豬;Landrace:藍瑞斯;Yorkshire:約克夏;Berkshire:盤克夏;Duroc:杜洛克;TLRI Black Pig No.1:畜試黑豬一號;Taoyuan:桃園豬;Meishan:梅山豬;KHAPS Black:高畜黑豬。樹形圖將所有族群分成3個主要的cluster,Cluster I包含歐洲豬種以及畜試黑豬一號,Cluster II包含亞洲豬種梅山豬、本地豬種桃園豬以及高畜黑豬,Cluster III包含蘭嶼豬保種品系以及其衍生相關豬種,如李宋豬。李宋豬與臺東種畜繁殖場蘭嶼豬保種品系、畜試花斑豬、賓朗豬與畜試迷彩豬有74至100%的bootstrap值,顯示李宋豬與臺東種畜繁殖場蘭嶼豬保種品系、畜試花斑豬、賓朗豬與畜試迷彩豬有明顯遺傳分化。雖然李宋豬與臺大蘭嶼豬保種品系親緣關係最近,但亦與臺大蘭嶼豬保種品系顯著遺傳分化。圖中數值代表進行1000次bootstrap之分支支持度。